Tag: 纽卡斯尔联队徽图片

纽卡斯尔联购物车已备好!贝尔、阿扎尔、克罗斯谁会第一个来?

前段时间的金球奖候选名单刚出炉时,有不少球迷调侃这并不是候选名单,而是纽卡斯尔联队新老板的“购物清单”。这当然只是玩笑话,但自从石油爹正式入主纽卡斯尔的那一刻开始,所有人都清楚,他们势必会疯狂搅动接下去几年的转会窗口。就像过去的切尔西一样。

一时间,球迷们都很好奇,哪些球星将会成为第一批去英超新贵淘金的幸运儿,不少媒体新闻也纷纷给出预测,接下来就为大家盘点一下,有可能在不久的将来就成为喜鹊一员的巨星们。

第一位,也是目前被传得最火的一位,令人意外的并非是一名球员,而是现任比利亚雷亚尔的主帅埃梅里。埃梅里有丰富的执教经验,曾经在大巴黎、塞维利亚、比利亚雷亚尔都取得过成功,而对于英超他也比较熟悉,阿森纳曾经与他有过一段不算太愉快的历史。

纽卡斯尔联在解雇前任教练布鲁斯之后,第一步是寻找一位主教练的操作非常明智,相信如果埃梅里真的前往纽卡斯尔,他的丰富经验能帮助这家新贵快速脱离保级区并崛起。

第二位,贝尔与阿扎尔。这两位有诸多共同点,比如曾经都是英超一哥,如今都在皇马,因为频繁受伤,目前的境遇也都不理想……虽然他们已经不适合呆在豪门皇马,但对于重建期的纽卡斯尔来说,他们将会是即战力的重大补充,同时也会是票房的保证,相信在石油爹的购物车当中,不会没有他们二人的名字。

第三位,拉姆塞与拉比奥特。这两位中场球员目前在尤文图斯过得并不开心,拉姆塞因为伤病被弃用,拉比奥特则因为表现不好将要淡出阿莱格里的阵容,尤文图斯想要在冬窗将他们打包出售,而人傻钱多的石油爸爸,毫无疑问将会是最受欢迎的买家。

第四位,托尼克罗斯。前几位球员都是俱乐部的边缘人,是被主动出售的对象,而托尼克罗斯可不是,他目前仍然在皇马担任雷打不动的主力中场角色。因此,他也是少有的被传出纽卡斯尔联将要主动求购的球员,据说,喜鹊管理层愿意以3000万欧元的价格签下克罗斯。考虑到皇马想要筹钱在明年夏窗有一番大动作,或许这笔交易并非不可行。

第五位,登贝莱。登贝莱与巴萨的续约一直没有进展,尽管拉波尔塔他们一直想要续约这名法国天才,但显然他目前更倾向于离开巴萨这池浑水。而如果他想接受新的挑战,纽卡已经准备好了给他一切,只要他愿意来到这支目前还在重建的球队,据此前的报道,登贝莱是愿意去到英超淘金的。

以上就是目前被传最多的纽卡斯尔联心仪球星了,你们认为这些交易会不会最终成真呢?如果成真了,纽卡斯尔联能不能在剩下的半个赛季摆脱降级的命运呢?不妨在评论区说出你的想法吧!

英超:曼联胜纽卡斯尔联

当日,在2021-2022赛季英格兰足球超级联赛第四轮比赛中,曼彻斯特联队主场以4比1战胜纽卡斯尔联队。

当日,在2021-2022赛季英格兰足球超级联赛第四轮比赛中,曼彻斯特联队主场以4比1战胜纽卡斯尔联队。

9月11日,曼彻斯特联队球员林加德(左)与队友克·罗纳尔多(中)、万-比萨卡在比赛中庆祝进球。

当日,在2021-2022赛季英格兰足球超级联赛第四轮比赛中,曼彻斯特联队主场以4比1战胜纽卡斯尔联队。

9月11日,曼彻斯特联队主教练索尔斯克亚(左)与球员克·罗纳尔多在比赛后相拥庆祝。

当日,在2021-2022赛季英格兰足球超级联赛第四轮比赛中,曼彻斯特联队主场以4比1战胜纽卡斯尔联队。

当日,在2021-2022赛季英格兰足球超级联赛第四轮比赛中,曼彻斯特联队主场以4比1战胜纽卡斯尔联队。

当日,在2021-2022赛季英格兰足球超级联赛第四轮比赛中,曼彻斯特联队主场以4比1战胜纽卡斯尔联队。

当日,在2021-2022赛季英格兰足球超级联赛第四轮比赛中,曼彻斯特联队主场以4比1战胜纽卡斯尔联队。

当日,在2021-2022赛季英格兰足球超级联赛第四轮比赛中,曼彻斯特联队主场以4比1战胜纽卡斯尔联队。

英超:纽卡斯尔联VS曼联

比赛时间:12月28日4:00,2021-2022赛季英超联赛第19轮,纽卡斯尔联主场对阵曼联。

纽卡斯尔联本赛季赛季开始之初就发挥得非常糟糕,更换老板和主教练后依然没有大的改观,其中一个最主要的原因可能就是很多球员不知道下赛季能否还能继续留在球队,搞得人心惶惶,球队要想扭转目前的状况只能寄希望于冬季转会期的转会市场了。纽卡斯尔联目前1胜7平10负,暂时排名倒数第二,落后保级区3分,只要能利用好冬季转会期引援的话,本赛季保级应该不成问题。纽卡斯尔联目前最大的问题是防守,18轮联赛丢41球,是英超目前防守最差的球队,上轮联赛主场0-4曼城,联赛遭遇3连败,而且狂丢11球,可见球队糟糕的防守状态。

曼联本赛季高开低走,赛季开始之初一度被认为有望对联赛冠军发起冲击,但是随着联赛的进行,曼联的状态越来越差,更是遭遇了两次两连败,面对怎样的对手踢得都很费劲,为此拥有曼联DNA的主教练索尔斯克亚下课,临时主教练卡里克执教的两轮联赛1胜1平,曼联状态稍有起色,在朗尼克正式接手曼联的两场比赛中,曼联全部是以1-0取胜,朗尼克的高位逼抢打法也初见成效,C罗也在非常努力的适应朗尼克的打法,C罗本赛季联赛已经为曼联打进7球,是球队的头号射手,曼联此前表现糟糕的后防线也有了很大进步,已经连续两场比赛没有丢球。

曼联目前在少赛3轮的情况下排名第7,落后第四的阿森纳8分,争四的压力非常大,曼联目前最大的优势就是已经16天没有比赛,体能储备充足,目前只有博格巴一名伤员无法出场,而且博格巴合同明夏即将到期,目前仍然没有要想续约的意思,估计博格巴已不在朗尼克的阵容之内了,朗尼克接受采访时也说,曼联不只是博格巴一人会踢球,而且瓦拉内已经参加球队的训练,离复出已经很近,曼联终于迎来了完全体。

纽卡斯尔联近10次对阵曼联,取得了2胜1平7负的成绩,往绩完全处于劣势,最近更是连续4场失利,本赛季首回合曼联主场4-1纽卡斯尔联,C罗梅开二度,曼联面对纽卡斯尔联拥有绝对的优势,所以本场比赛曼联客场会继续取胜缩小与前四的差距,两队进球数2球3球。

英超“枪手”射落“喜鹊”(图)

据新华社电 凭借“带刀铁卫”维尔马伦伤停补时的绝杀,阿森纳队在昨日进行的英超联赛中主场2比1逆转“喜鹊”纽卡斯尔联队。

这是阿森纳队连续4轮在先落后的情况下完成翻盘,为英超首例。维尔马伦第95分钟的进球帮助“枪手”以3分的优势坐稳了积分榜第四的位置,距离第三位的托特纳姆热刺队也仅有一分之差。

虽然纽卡斯尔联队近来战绩平平,但本场赛前该队近3次对阵阿森纳队均保持不败。当日比赛中,客队第14分钟率先发难,法国边锋本阿尔法右路突破后突施冷箭得手,让酋长球场的6万多“枪迷”们又想起了上赛季主场0比1输球的场景。

但近来习惯落后再发力的阿森纳队很快便给予回击,范佩西在第15分钟接沃尔科特的传中禁区内劲射破门。此球是“范大将军”本赛季的第26粒联赛进球,至此他一举超越前辈范尼斯特鲁伊,成为英超史上单赛季进球最多的荷兰人。

1比1战平后,“枪手”将之后的比赛变成了半场进攻演练,可范佩西、罗西基等人相继浪费了破门良机。眼见锋线队友不给力,维尔马伦哨响前最后一分钟拍马杀入禁区,一记扫射帮助球队拿下联赛五连胜。

掌故:解析英超20强队徽 切尔西已4次“变脸”

最几个赛季许多英超球队都改变自己的队徽,阿斯顿维拉、朴茨茅斯、托特纳姆热刺等队都希望通过改变队徽开启自己球队新的时代。英超20支球队不同风格的队徽也有不同的寓意。

曼联队徽是根据曼彻斯特的市徽所设计。队徽中间的魔鬼来源于曼联的绰号“红魔”(The Red Devils),上世纪六十年代英国索尔福德(Salford)橄榄球队在欧洲红极一时, 因其穿着红色球衣球迷们喜欢称他们“红魔”,此后曼联主帅马特-巴斯比也将自己的球队比作“红魔”。1970年曼联的队徽中开始出现一个手持三叉戟的红色魔鬼。在红魔上方船造型代表了曼彻斯特是英国港口贸易中心,同时还有曼彻斯特大运河的含义。

利物浦标志上最醒目的是盾牌上的利弗鸟,盾牌上部是著名的香克利大门,其上标有利物浦的经典圣歌“Youll Never Walk Alone”。队徽两侧的火焰图案是为了纪念希尔斯堡惨案而设,俱乐部希望烈火永远燃烧,球队与惨案中的遇难者同在。底部的1892表示球队的建队时间。同时利物浦是英国第一支在球衣上印有赞助标志的职业俱乐部。1979年他们接受了来自日立公司的赞助合同,相比其他球队红军的球衣“内容”更为丰富。

自建队起切尔西共换过四次队徽,他们的第一个队徽形象是一个退伍的老军人。因为此人曾在切尔西皇家医院养老并对球队有所捐助,所以俱乐部为了纪念这位老人将其头像印在队徽里。1953年俱乐部用一只回首的雄狮作为自己的队徽,这个形象也是切尔西对经典的一个队徽,并一直使用了33年。现在的队徽是2005年俱乐部百年庆典时基于上世纪50年代雄狮的形象重新设计的,修改了了俱乐部名称和足球的位置 ,雄狮也改为手持铁杖的人性化形象。

一百多年来,阿森纳的队徽改变了11次。第一个队徽创建于1888年,是三门炮口朝上大炮。因为俱乐部起源于兵工厂,大炮无疑是最合适做球队标志的武器,但人们往往把立式的大炮当成烟囱。1925/26赛季开始时,设计师改变了大炮的朝向,炮口向西,同时在它旁边还刻有“The Gunners”的字样,这也是枪手标志的一个雏形。2002年球队再次设计出一个更现代的队徽作为标志,其采用流线型设计和简化的风格将阿森纳标志性的大炮表示出来,这个队徽沿用至今。

2007年5月2日,阿斯顿维拉队官方发布了新队徽。球队主席兰迪-勒纳(Randy Lerner)同时强调球迷也参与到新队徽的设计中。新的队徽上加入了一颗星,这是为了纪念他们在1982年首夺欧洲冠军杯。背景改为淡蓝色,主题仍然是象征维拉的雄狮形象。维拉的传统格言“Prepared”(准备就绪)在新队徽上得以保留。球队的名称被缩写为AVFC。

埃弗顿的队徽里是该地区的象征性建筑鲁伯特王子塔,位于埃弗顿地区中心的鲁伯特王子塔最早是用来关押酗酒者和未成年罪犯。队徽下部段带上是埃弗顿的座右铭“Nil Satis Nisi Optimum”,意思是即使什么都没有,只要做到了就是最棒的。埃弗顿“太妃糖”绰号来自古迪森公园球场附近的一家太妃糖店,而且每到比赛日店里都会卖一种“埃弗顿薄荷糖”,赛前还会有一位女士绕场向看台上扔薄荷糖。

曼城目前的标志创建于1997年,金鹰身前的盾牌和曼联的相似,都是以曼彻斯特市徽为基础,盾牌上的船舶代表曼彻斯特大运河,而半下部的三条对角线条纹象征流经城市的三条河流。底部的缎带上有球队的座右铭“Superbia in Praelia”(可解释为对拉丁战争中的取胜表示自豪)。队徽上的三颗星并未有何用意,仅仅是为了装饰。

热刺这个名字取自莎士比亚笔下《亨利四世》中的英雄人物哈里-豪斯伯(Harry Hotspur),此人喜欢在斗鸡的腿上装一个小刺。北伦敦球队的队徽造型也因此而来。1909年热刺队一名为威廉-斯科特的退役球员提出将一只踩在足球上的公鸡铜像安置在主场的西看台,从那以后公鸡和足球都成为球队队徽不可缺少的部分。2006年俱乐部将队徽简化,仅保留带刺公鸡和足球的组合。

西汉姆联队是由泰晤士钢铁厂创立的,该工厂主要以制铁和造船工业为主。最初的标志仅有一对交叉的铁锤,后期又连续加入了城堡、盾牌等元素。来自南伦敦的球队球风硬朗敢于进攻,这也让西汉姆联队得以“铁锤”绰号,而紫红与蓝色的主色调同样也来自泰晤士钢铁厂。

富勒姆的队徽比较简单,仅取队名首字母大写FFC,另有黑白两色搭配。但他们却是伦敦最古老的球队,至今还使用着当初的主场-克拉文农场。

上赛季维甘发布了新队徽,新的队徽保留了原有的树形象,加入皇冠和建队时间1932.圆形设计使队徽显得更简洁。队徽背景颜色为维甘队服颜色蓝白色。维甘竞技的昵称Latics是球队名字后半部分的简写。

球队的标志是金色的星月,这同时也是朴茨茅斯城市的标志。背景的深蓝色表示这座英国南部港口城市与大海息息相关。这个有教风格的队徽据考证和查理一世时的十字军东征有关。2008年5月6日朴茨茅斯官方将队徽修改成简化版,星星和月亮的比例都比原有的大,而且改为三维立体的模式,深蓝色的背景和队名得以保留。

早期桑德兰的队徽是有红白剑条和船舶组成的盾牌,球队将主场迁到光明球场后队徽也随之改变。新队徽分四个部分,右上方和左下方保留了原队徽的红白剑条,只是船舶被移除。左上方是著名的Penshaw Monument纪念碑,右下方是桑德兰的威尔茅斯桥。队徽顶部为矿车的车轮,这是为了纪念达勒姆郡的采矿历史。两侧分别有头黑色的雄狮,上部条幅上是球队的座右铭“Consectatio Excellentiae”,意为不断追求超越。

博尔顿队徽是由俱乐部英文名的首字母组成,BWFC四个大写字母组成一个足球形状,下方飘有红色和蓝色的丝带。博尔顿俱乐部位于兰卡斯特郡,球队也是以城市命名的。但他们在1997年搬进锐布球场后,把代表兰卡斯特郡的红玫瑰从队徽中移除,换上了海军蓝的飘带。白色球衣和一点海军蓝条纹正是博尔顿球衣的主色调。

公园十五世纪,亨利四世开创了兰卡斯特王朝。随后被约克公爵的后裔颠覆。两个家族各以红玫瑰和白玫瑰为标志。地处兰卡斯特郡的布莱克本把兰卡斯特的标志红玫瑰作为自己的队徽,而白玫瑰则是身在英甲的利兹联的象征。俱乐部的格言是“Arte et labore”,可以理解为依靠技巧与劳力。

1947年以前豪尔城的球服上并没有队徽出现,直到1955年他们在球衣上印了一只老虎头图案。现在的标志是黄色的盾牌上有一只虎视眈眈的老虎,并标有球队的英文名和绰号“The Tigers”

纽卡斯尔现在的队徽是从1988年开始使用的,设计方案源于纽卡斯尔的市徽。盾牌上黑白条纹代表纽卡球衣的颜色。上端的城堡状图案采用了城市的诺曼底式城堡。顶端飘扬的旗帜是圣乔治十字旗。盾牌两侧的海马表示纽卡斯尔的海洋产业。

斯托克城队徽样式简单,并没有特别的用意。红白条纹的背景色是球队球衣的颜色。下部著有球队的绰号“The Potters”(陶艺家),此绰号得名于当地的制陶业。

米德尔斯堡队先后也换过四次队徽,最初的队徽仅是一个城市的标志附上一支红色的狮子。1986年球队的队徽改为一只狮子周围有圆环,这表明球队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2007年俱乐部又将圆环去掉,以盾牌取而代之,并著有“Middlesbrough Football Club 1876”的字样。

西布朗维奇的队徽起源要追溯到19世纪80年代后期,当时俱乐部秘书长汤姆-史密斯提议以一只画眉立在枝头的造型作为球队的队徽。球队首次穿着带有队徽的球衣出场是上世纪六十年代,胸前仅有一只画眉,并没有蓝白条纹的盾牌背景。到了21世纪初球队的队徽才接近完整,蓝白条纹背景前,一只画眉立在枝头,脚下是代表山楂球场的新鲜山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