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利兹联队徽图片

官方:利兹联新队徽发布推迟至2019-20赛季

利兹联官方宣布,在2019-2020赛季前球队将不会更换队徽,从而腾出更多时间来收集百年队徽设计方案。

上个月利兹联就发布了官方设计的球队百年新队徽,但是由于新队徽的样貌遭到了球迷们的严厉批评,最终利兹联选择了推迟发布新队徽。

有超过77000名的利兹联球迷签字请愿,他们希望球队老板重新考虑设计球队的新队徽,在经过商议过后,利兹联同意了这一决定,同时俱乐部还欢迎球迷们主动提交自己所设计的新队徽。BBC表示目前利兹联已经收到了超过1200份各式各样的队徽设计方案。

利兹联的一份官方声明如此写道:“我们想借这个机会来感谢所有利兹联球迷所上报的队徽设计方案,我们也会在一段时间后发起一次民主投票,从而选出最受欢迎的那一份设计方案。”

“利兹联也希望能与所有忠诚的球迷一起设计出一个全新的队徽,并与之一同迎来球队的下一个百年辉煌。”

利兹联揭晓202223赛季客场球衣

英超利兹联足球俱乐部与合作伙伴阿迪达斯在2022/23赛季英超联赛即将开幕前发布球队全新客场球衣。新球衣将在本周新赛季英超首轮球队客场与南安普顿的比赛中亮相赛场。

这款备受期待的新赛季客场球衣采用现代风格设计,将俱乐部经典的黄色与蓝色进行重新组合,以扎染印花的方式重新呈现。由脉冲黄色与深蓝色组合而成的新球衣是对上世纪70年代球队经典黄色球衣的全新演绎,与球衣色彩一致的队徽出现在球衣胸前。

新球衣搭配经典的罗纹V领与袖口,肩膀上带有深蓝色阿迪达斯胜利三条纹。与球衣搭配的球裤和球袜均以深蓝色呈现。

阿迪达斯为利兹联打造的这款全新客场球衣搭载AEROREADY科技,带来舒适干爽的穿着体验,同时球衣采用至少60%的可再生材料制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4-0血洗利兹联红玫瑰在百年玫瑰战争的又一场胜利!

7月17日晚,2019/20赛季曼联第2场季前热身赛在澳都斯球场展开争夺,曼联4比0大胜利兹联,格林伍德、拉什福德、琼斯和马夏尔分别建功。虽然是一场季前热身赛,但是鉴于利兹联特殊的身份,我还是感到十分惬意的,毕竟曼联捍卫了“Theres only one United”的荣誉,在百年的玫瑰战争中继续占据优势。

也许很多新球迷会很不理解,一个英超球队在一场普通的热身赛击败一只英冠的球队不是正常操作吗,有什么可激动的呢?这里我觉得有必要为一些球迷补充一些历史的知识了,利兹联和曼联的恩怨可谓是积怨已久,影响深远,比近几年“吵闹的邻居”曼城严重的多。曼城近几年行事高调,依靠金元足球快速崛起,和爵爷依靠青训及俱乐部底蕴建队的理念风格完全相悖,再加上两只球队位于一个城市,对于球迷和资源的竞争不可避免,说白了就是同城竞争的关系。

而曼联和利兹联的关系就没有这么简单了,英国或者说欧洲的足球很注重文化传承,俱乐部与当地的文化联系十分紧密,一些狂热的球迷甚至视俱乐部的荣辱为当地球迷的脸面,这在中国联赛是很难想象的。曼联和利兹联的积怨最早可以追溯到1455-1488年间英国兰开夏郡(Lancashire)与约克郡(Yorkshire)之间著名的“红白玫瑰战争”。当时两大家族为了争夺英国王位而打得不可开交,主要战役就发生在如今的利兹附近。而当时兰开斯特家族的徽标正是红色玫瑰,而约克家族的是白玫瑰,如今球衣和会徽的颜色就明显传承了当年的血统,红色的曼联自然代表兰开夏郡,而白玫瑰利兹联则是约克郡的代表。这是恩怨的起源和血仇的伊始!

到了18-19世纪英国工业革命时期,利兹以毛织业为重,西部的曼彻斯特则以棉织业为重。受益于丰富的煤炭资源以及1894年完工的曼彻斯特通海运河,曼彻斯特的棉织品价格越来越便宜,全面占领了毛织品的市场,这让纺织工人都跑去了曼彻斯特,利兹经济逐渐衰落,地区的对立也更加严重。这时曼联俱乐部和利兹联球队先后成立,球队和球迷把地区对立的怒火逐渐倾注到了足球比赛中,两只球队的恩怨也就拉开了大幕。

虽然利兹联现在混迹在英冠联赛,但是历史上也是实力强劲的一只球队,和曼联的恩怨也一直不断。利兹联球迷曾经在慕尼黑空难后通过编歌词落井下石,嘲讽曼联俱乐部和球迷。而曼联球迷竟然用歌声讽刺两名利兹联球迷在伊斯坦布尔被刺死一事,这引爆了利兹联球迷的怒火,因此双方关系一直势成水火。上世纪 70 年代,曼联和利兹联的“玫瑰战争”进行到了最高潮,激进曼联球迷组织“红色军团”和利兹联的激进球迷组织制造了一系列超级暴力的冲突事件,许多球迷在这两个组织的对抗中受伤,玫瑰仇恨随着球迷的件逐步加深,达到了难以抹去的深度。

之后爵爷对利兹联的挖角更是加深了两队之间的恩怨。1991/92赛季,利兹联与曼联直接竞争末代英甲的冠军,在斯特拉坎、李-查普曼、大卫-巴蒂和坎通纳的出色发挥下,利兹联最终以4分优势夺冠。但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直接对话中曼联主帅弗格森对利兹联的大将坎通纳一见倾心,在赛后直接搂着法国人谈转会。凭着爵爷的个人魅力,最终坎通纳以120万英镑的低价转会曼联,带领曼联披荆斩棘终成曼联国王。坎通纳在曼联成为国王,在利兹联却成为了叛徒,随后这样的例子多次发生。那位曾经热吻利兹联队徽,曾经发誓即使降级也不会离开,曾经接受采访时说永不可能加盟曼联的阿兰-史密斯,在利兹联2004 年降级后竟然马上转会到曼联,这惹怒了所有白玫瑰球迷,骂他为犹大。而从利兹联转会曼联的还有红魔的后防基石名宿里奥-费迪南德 。连续的挖角和利兹联自身的原因,白玫瑰走向了衰落,玫瑰战争的直接对抗消失了,双方的对抗也慢慢得以缓和。

大胜死敌固然可喜,然而曼联自身的问题依然存在。桑切斯的工资炸弹,卢卡库的前途未卜埃雷拉的离队出走和曼联不稳定的后防线都是新赛季索帅要解决的问题。通过近两场的热身赛来看,两名新援的表现尚可,有速度能冲击,为曼联回归经典的两翼齐飞带来了保证。拉什福德和博格巴的状态也是十分火爆,索帅表示:“保罗是一名很棒的球员,也是个很棒的人。他一直是一个出色的职业球员。当我在莫尔德时,我就说过,如果博格巴在你的球队,你要围绕他建队。现在我依然会这么讲。我们知道保罗受到了一些球迷的批评,但是喜欢他的人更多。你知道,当我们成功时,那将是在这支俱乐部最好的感觉。那些现在想离开的人,在俱乐部成功时就和我们无关了。希望他们想成为俱乐部走向成功的一部分,我想成为其中的一部分。”也许索帅的表态能够稳住波霸的军心,如果能如愿买来马奎尔,也许索帅依靠一群年轻人也能打下一片天下,毕竟这是曼联的重要传统,就让红玫瑰再次绽放吧!

英冠球队新队徽被球迷怒喷宣布正式放弃将重新征集

明年将是利兹联建队100周年,利兹联发布了全新队徽,但耗时6个月设计的新队徽并不令球迷满意,遭到各方吐槽。近日,利兹联俱乐部官方发布声明,将弃用此前推出的新队徽。现在,他们将向球迷征集新队徽的样式。

由于球迷对全新的队徽并不买账,利兹联的新队徽甚至成为被各种网友PS恶搞的“网红”,利兹联官方无奈之下,只得宣布重新征集。

此前,利兹联球迷提供的一些作品就颇受欢迎,也许这些会成为利兹联队徽的新选择。

球天下-玫瑰德比——曼联与利兹联版权力的游戏(上)同源之争

当利兹联重返英超的那一刻,埃兰路球场前升起了“白玫瑰”的烟火。火光隐约照到了某处的曼联队徽,远远看去,像是一朵红色的玫瑰。红玫瑰与白玫瑰,在这浪漫的玫瑰德比之名下,这是一场延续世纪、横跨两地的恩怨。它无关地域,甚至不惜手足之情,一切只为荣耀而战。

1878年,兰开夏郡与约克郡铁路公司(LYR)的工人组建了纽顿希斯LYR——后来更名为曼彻斯特联的足球俱乐部,球队以英格兰金雀花王朝支脉兰开斯特家族的家徽——红玫瑰,作为胸前的队徽,誓为兰开斯特家族的荣誉而战。时至今日,曼联的队徽已演变为手持三叉戟的红魔盾徽,但盾徽周围红色圈饰所围成的,正是一朵红色玫瑰。

1904年,利兹联俱乐部的前身利兹城在约克郡正式成立。在最初,球队的球衣上未出现任何徽章与饰物。此后,球队的队徽从繁杂的市徽到简洁的字母,一直演变为今日的盾徽。然而那面巨大盾牌所守护的,正是上方那朵代表金雀花王朝支脉约克家族的白玫瑰。

1906年1月15日,两支球队在乙级联赛首次遭遇,在6000名球迷的见证下,利兹城以3-0攻破了曼联的城门,3个月后,曼联出兵远征埃兰路球场,以2-1攻陷利兹城。然而双方的恩怨,早在几个世纪前就已经产生了。

公元1455年,英王爱德华三世的两支后裔——以红玫瑰作为家徽的兰开斯特家族和以白玫瑰为家徽的约克家族,为了争夺英格兰王座发动了内战。战争从1455年开始,持续了30年时间,期间造成了英格兰史上最为血腥的陶顿战役。

莎士比亚在《亨利六世》中以拔起两朵玫瑰暗喻战争的开始,“玫瑰战争”一词遂为这场同源相残的战争增添了一份史诗的色彩。几个世纪后,乔治-马丁以玫瑰战争为原型,创作了《冰与火之歌》,让众人沉醉于精彩王权争夺中。

玫瑰战争的最后,两大家族和好联姻,将两色玫瑰合并成了一朵红白色的玫瑰,开启了都铎王朝。而恩怨却在兰开夏郡和约克郡两地人民身上延续了下去。

在1905/06赛季两次遭遇后,曼联升上了甲级联赛,而利兹城因财务违规被强行解散。一间新的俱乐部以利兹联的名义接管了球队,在废墟中重新建立起都城。

1923年1月20日,远征的利兹联来到了老特拉福德的城墙下,对刚刚升入乙级的利兹联而言,此刻的世敌曼联太过强大,利兹联仅出兵试探,在与对方0-0战平后,迅速撤军离开。

然而仁慈并非战争中的生存法则,曼联的军队迅速集结展开追击,7天后包围了埃兰路球场,一鼓作气攻破城池,取得了如今这两间俱乐部之间的首次胜利,亦是首次客场胜利。

但利兹联的将士绝不软弱,他们以内城为掩护顽强抵抗。1925/26赛季,利兹联在埃兰路以2-0的比分首次击败曼联。

这场胜利给了利兹联极大的鼓舞,1928/29赛季,利兹联主动出击远征,以2-1击败曼联,取得首次客场胜利,随后面对曼联的反击,利兹联在埃兰路再次以3-2击败对手,成为两支球队之间,首个在赛季内双杀对手的球队。在此后的一段时间,双方由于升级降级的缘故,难以在赛场上碰面,曼联直到1946/47赛季才完成了复仇,在主客场实现双杀。

在二战结束后,曼联在主帅巴斯比(Busby)带领下羽翼渐丰,拥有包括博比-查尔顿、邓肯-爱德华兹、罗杰-拜恩在内的,被称为“巴斯比的孩子们(The Busbys Babes)”的一批才华横溢的年轻将士,而利兹联在唐-里维的手中也成长起了一批以强硬和不妥协著称的近卫军,例如杰克-查尔顿、比利-布莱姆纳和诺曼-亨特。

如同在玫瑰战争中争夺王位的英王后裔,查尔顿兄弟也选择了为各自的荣誉而战。利兹联以哥哥杰克-查尔顿为后防核心,围绕他构筑起了白玫瑰坚固的城墙。而弟弟博比-查尔顿以速度著称,很快成为了曼联的当家球星,扛起红玫瑰攻城拔寨的大旗。

在以博比-查尔顿为首的“神圣三杰”的率领下,50年代曼联的大军席卷英伦,赢得了三个联赛冠军。而从60年代开始,利兹联以杰克-查尔顿所筑的坚固城墙为基础,开始向外扩张,1961-1974年间拿到大大小小8个冠军,两家俱乐部争夺英伦霸主的战火燃遍了英格兰的各个角落。

1964/65赛季联赛,两支球队的冠军争夺持续到最后一刻,双方都取得了26胜9平7负的成绩。按照当时的规定,在积分相同的情况下,要比较得失平均球(进球数除以失球数):利兹联进83球失52球,得失平均球为1.596;曼联进89球失39球,得失平均球为2.282。最终,白玫瑰倒在了王座前的红毯之上,看着曼联登上了冠军的宝座。

在那个赛季的足总杯半决赛上,两只球队狭路相逢。比赛中,利兹联的杰克-查尔顿与曼联的丹尼斯-劳大打出手。同样出现在那场冲突中的,是身披曼联战袍的博比-查尔顿。在那一刻,他已经不是那个叫做博比的弟弟,而是曼联的“神圣三杰”之一,博比-查尔顿。

红白玫瑰的恩怨,让关系本就不太融洽的查尔顿兄弟两人势同水火,背负起各自的荣耀。然而就像所有史诗故事一样,在关乎荣耀的争夺中,背叛是必不可少的元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