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奢侈品圣罗兰创始人与恋人近半个世纪的恋爱

9月 29, 2022 亚博yabovip88

19岁时进入克里斯汀·迪奥的公司,担任克里斯汀·迪奥的助手。21岁时成为克里斯汀·迪奥的首席设计师。25岁时与爱人创立自己的品牌——YSL。

已故服装设计大师伊夫·圣洛朗(又译“圣罗兰”)的同性恋伴侣兼生意伙伴。1961年二人合伙开创YSL公司。

2008年,圣罗兰品牌的创始人伊夫·圣罗兰先生于巴黎逝世,其同人皮埃尔·贝尔热(Pierre Berge)在葬礼上为伊夫致词。

“这是我最后一次和你说话,伊夫,我仅可以的最后一次。很快,你的骨灰将跋涉万里,去你最终的安息场所。我对你说着话,尽管你无法听见,尽管你无法看见,可我怎能忘记。”

葬礼接近尾声,Berge站在巴黎的街道旁目送着伊夫,这个和他生活了近半个世纪的爱人,如今去了天堂。

时光倒退回1957年,如果仔细观察,我们能窥见这对同性恋人里带有几分命运的痕迹。

上一次我们说到迪奥先生,这个迷人的家伙复兴了古典时尚,在1947-1957年里引领着华丽的高级女装时代。而伊夫·圣罗兰,这个天赋异禀的男孩被克里斯汀·迪奥看中,18岁时就成了他的助手。

1957年迪奥先生猝然离世之后,报纸上的新闻标题明晃晃地印着“高级时装已死”“巴黎不再是巴黎”,而21岁的伊夫·圣罗兰,这个鼻梁上架着眼镜,略微腼腆的年轻人,临危受命,接任了迪奥的首席设计师,在时尚圈掀起了一场晴天风暴。

Berge在《YSL疯狂的爱》纪录片里说到:“我把它看做是命运的标记,我们注定会被拉扯在一起。”

圣罗兰的迪奥处女秀无疑是成功的。在发布会现场,圣罗兰被人群紧紧包围,想要进行采访的记者硬生生被挤成了三明治。

在三四天后的晚宴上,爱神的第一支箭命中了圣罗兰和贝尔热,不到几个月,两个人就决定了同居。

当圣罗兰为迪奥推出了五六个服装系列之后,他不得不进入军队服役。结果他入伍不久就被送进了医院。这时候迪奥工作室告诉贝尔热,工作室决定终止与伊夫·圣罗兰的合同。贝尔热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圣罗兰,圣罗兰不一会儿便对他说:“我们可以做的事就是共同创立一个服装工作室。”

当时圣罗兰身无分文,而贝尔热则看中了他的天赋,随即变卖了自己的公寓和几幅名画,又从美国一个金融家那里筹措了70万美元作为资本,最终在1961年把时装公司办了起来。

这个公司以伊夫·圣罗兰命名,而这个名字法文的三个字头YSL便成为后来家喻户晓的国际著名品牌。

圣罗兰不善言辞,不善交际,有时甚至给人以羞涩和痴呆的感觉。贝尔热则是一个头脑灵活、善于经营的商人,他把‘痴心于时装创作而忘掉其他一切’的圣洛朗从各种烦琐的商业活动中解放出来,使之能够全身心地在时装艺术的创作王国里驰骋遨游。而贝尔热则通过自己的商业才能,把这个高档服装品牌越做越大。

这两个人一个负责设计,一个则把最好的设计变成最好的商业产品,并取得最大的成功。工作中的合作也促成了这两个人的‘结合’,两个人都公开承认对方是自己的同性恋情人。”

在六、七十年代,圣罗兰的服装反映出一种反叛权威的精神,他的设计不仅走在尖端,甚至惊世骇俗,例如喇叭裤、套头毛衣、无袖汗衫、嬉皮装、长统靴、中性服装、透明装等等,都是他的创造发明。

要知道,四五十年代的迪奥复兴了上流社会的古典时尚,圣罗兰自成一派,反其道而为之。当时的女性仍然是偏爱传统服装,虽然香奈儿开了释放女性天性的先河,但真正将时尚潮流引向释放女性天性、塑造女性自信形象的却是圣罗兰。

1964年,圣罗兰发布了第一支香水,以其名字第一个字母Y命名,之后也推出不少作品,其中最著名的应该是香水,它是圣罗兰第一瓶世界级的香水,也是第一瓶突破传统命名的香水,纯粹的异国风味,是东方调的经典之作。

这些标新立异的创作,让上流社会为之一惊,吸引了许多热爱自由的年轻人成为他的死忠客户。

圣罗兰的目标是打造时代新女性——“时尚的角色绝不是简单地把女性打扮得更靓,而是给予她们信心,让她们感到自信,允许她们自我肯定”,圣罗兰曾在发布会上这样说道。

圣罗兰重新定义了时尚。他一手促成的成衣平民化风潮摧毁瓦解了曾一度被视为上流社会专属的时装体系。

伴随着西方女权主义的兴起和女性社会地位的提高,圣罗兰在上世纪80年代终于建立起另一个拥有时装、香水、首饰的庞大时尚帝国——YSL。他对服装业和时尚界的贡献也不断得到认可。

❖1985年,他先后获得奥斯卡金像奖为表彰他在服装领域的终生成就而颁发的特别奖项,以及法国总统密特朗在爱丽舍宫亲自授予的荣誉军团骑士级勋章——这是法国总统第一次为一位时装设计师授勋。

爱人贝尔热说:“‘伊夫·圣罗兰生来是注定受抑郁症折磨的。’这句话,不完全错。”

服装行业远比人们想象的要严格,设计师不但要在特定日期前推出一整套系列,还要针对季节。赶制时装的设计师们就像被上了发条的陀螺,一直转个不停。

抑郁的人是需要酒精和药物来支撑生命的。圣罗兰白天会投入到工作中,但一到夜里,就会和自己的抑郁症朋友一起去酒吧夜店,经常喝得烂醉。酒精使人麻痹,药物使人振奋。没有这些东西的维系,圣罗兰可能无法继续设计出幽灵一般的美。

从圣罗兰年轻时开始背负起名望的同时,压力也同样沉重地落在了肩膀上。没错,我说的是“背负”。

名望能使人快乐,但是快乐是短暂的,更长久的是压力、痛苦和孤独,尤其是对于伊夫·圣罗兰这样伟大的时装设计师来说。贝尔热一年只能看到圣罗兰有两次开心的时刻,那就是在时装展结束以后上台迎接观众欢呼和掌声的时候。但是快乐并不持久,当天晚上或者第二天早晨,快乐的情绪就会淡化。圣罗兰会在一望无际的苦海里寻找到一处避难所。

圣罗兰退出公众生活与他的抑郁加重几乎是同一时间的事,他变得更消沉,更不安,类似访谈、电台节目一类的事,圣罗兰都不可能再有精力去做了,他不想见任何人,也无法唤醒自己。

圣罗兰与贝尔热互不干涉双方的领域,圣罗兰有他的服装设计,贝尔热有他的商业政治。

圣罗兰在设计领域发光发亮的时候,皮埃尔·贝尔热除了在商业领域出彩,还曾在同志权益领域里做出过重大贡献。

80年代早期,贝尔热领导了刚成立的防艾组织,并为之付出很多心血,后来还成为了一个主要艾滋慈善机构的主席。

圣罗兰与贝尔热的爱情,具有着代表性的价值,他们给那些生活在暗处的年轻人来说,带来了很大的精神帮助。两个才华横溢且互相忠诚的人清楚无误地以恋人和朋友的关系存在着,这会给那些处在担忧、害怕的年轻人们树立起一个非常有勇气和力量的榜样。孩子们不用担心因为“同性恋”而受到白眼、歧视,他们勇敢地捍卫爱,守护爱。

也许不是所有的同性恋人都能成为被人铭记的那一群人,但是每对同性恋人都值得拥有美好人生,不要因为性取向而抑郁,不要因为“同性恋”而潦草度日,勇敢一点,捍卫爱,守护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